奶茶视频app免费下载观看

听完萧芸芸的话,沈越川整个人呈“大”字型瘫倒在床上。

造小人……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嘛!

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复杂的程序?

萧芸芸趴到床上,单手托腮打量着沈越川:“这么快就没兴趣啦?”

“……”

沈越川不说话,目光复杂的看着萧芸芸。

“……没办法啦。”萧芸芸摸摸沈越川的脸,“都是为了生一个健康聪明的宝宝啊!”

沈越川沉吟两秒,猛地一个翻身,压住萧芸芸,不让她动弹。

萧芸芸怔住:“你、你不是……”不是没兴趣了吗?

“我暂时对生孩子没兴趣了。”沈越川的吻落在萧芸芸的鼻尖上,“但我对你——永远有兴趣。”

萧芸芸笑出来,一边躲着沈越川的吻。

但是,被沈越川盯上的猎物,很难逃脱。

夏日捕虫少女

不出片刻,萧芸芸就被吻得晕头转向,失去反抗能力。

小猫一般的低-吟取代了抗议的声音,房间的每一缕空气,都渐渐充斥了暧-昧……

另一边,儿童房内。

小家伙们忙着玩游戏,大人忙着照顾孩子,倒是没有谁特别留意到沈越川和萧芸芸不见了。

将近十点,小家伙们才一个个睡下,忙了一天的爸爸妈妈们各自回房间。

苏简安睡了一下午,这会儿还没有睡意,目光炯炯的看着陆薄言。

陆薄言一看就知道苏简安有想法,挑了挑眉,示意她说。

“我们去海边走走吧?”苏简安跃跃欲试地说,“趁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。”

陆薄言看了看外面,并没有马上答应。

苏简安挽住陆薄言的手,声音里多了一抹撒娇的味道:“今天有月亮,外面不会太黑的!”

“嗯……我倒宁愿外面黑一点。”

这话,意味深长。

苏简安反应过来,娇嗔一声陆薄言是流氓,末了拉着他下楼。

两人迈着轻盈的步伐,穿过屋子走到海边。

深夜,月光倾洒在海面上,浪涛翻涌的声音都显得静谧低沉。

这一片是私人沙滩,因此看过去,海边只有陆薄言和苏简安两个人。

苏简安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和陆薄言独处了——只有他们两个人,而他们没有任何顾虑。

走了一会儿,两个人很默契地停下来。

陆薄言牵着苏简安的手,拇指轻轻抚摩她虎口的位置,动作亲昵又暧-昧。

苏简安感觉到酥-麻一阵阵地从虎口的传来,蔓延至身。

不是她定力不够,是陆薄言太妖孽了,把一个看似无意的动作做得这么“欲”!

海浪的声音时不时传过来,打破夜的宁静。

陆薄言的吻落在她唇上,苏简安一点意外都没有,她很自然地抬起头,回应这个缠-绵的吻。

陆薄言松开苏简安的虎口,轻轻握着她的手,似乎是想用这种方式让苏简安真实地感受到他的存在。

海风吹过,浪涛一阵一阵地翻涌。

所有的背景音,都影响不了陆薄言和苏简安感受彼此的呼吸和心跳。

陆薄言的手渐渐不那么安分了,他松开苏简安,顺着她腰间的曲线一路向上。

苏简安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而她的理智,已经被陆薄言吻得即将下线。

如果不是海浪的声音提醒苏简安这是什么地方,她甚至不想反抗。

苏简安抓住最后一丝即将溃散的理智,说:“不要在这里……”

月光蔓延过苏简安的脸,她的眼睛湿漉漉的,那么专注又那么顺从的看着陆薄言。

陆薄言轻轻抚过苏简安的脸,声音落在她的耳边:

“还能走路吗?”

苏简安的脸“唰”的红了,恨不得在陆薄言的胸口捶一拳。

但是,陆薄言没有猜错,她已经没有力气了……

陆薄言的唇角掠过一抹笑意,抱起苏简安从后门回别墅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今天醒得比较早的,不是作息规律的大人们,而是西遇。

西遇起床的时候,弟弟妹妹都没醒,他悄悄下床,趿着拖鞋走出房间。

大人的房间都关着门,整栋别墅静悄悄的。

西遇想了想,自己不太熟练地刷牙洗脸,末了下楼去喝水。

水壶在餐桌上,西遇不够高,只好先爬到椅子上,把水壶拖过来,吃力地倒了一杯水,咕噜咕噜喝下去,解渴后就势趴在餐桌上。

他觉得今天太奇怪了——

平时,爸爸妈妈会比他们先起床,要赖床也只有妈妈会赖床。

今天,为什么所有的大人都赖床了?

西遇想着又挺直身子,一只手托着脸颊想啊想,却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没多久,苏亦承从楼上下来。

苏亦承是下来给大家准备早餐的,没想到西遇醒得比他还早。

小家伙天生精力旺盛,需要的睡眠时间比一般的孩子少,这一点应该是遗传了陆薄言。

西遇还在苦思冥想,没有注意到苏亦承,直到苏亦承主动和他打招呼:“西遇,早。”

听见声音,西遇惊喜地循声看过去,活力满满地说:“早安,舅舅!”

苏亦承走到餐厅,抱起小家伙:“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”

“我睡不着了。”西遇跟苏亦承很亲,小手把玩着苏亦承的领口,一边问,“舅舅你呢?”

“我起来给你们做早餐。”苏亦承近乎宠溺地问,“早餐想吃什么?跟舅舅说。”

“舅舅做的我都想吃!”西遇想也不想。“舅舅,我帮你。”

苏亦承一大早就被小家伙哄得很开心,抱着小家伙进了厨房。

毕竟不是家里,冰箱储存的食材有限,不过按照苏亦承的水平,做个早餐还是没问题的。

苏亦承打算煮面条,另外做三明治。

西遇跃跃欲试地想帮忙,苏亦承让他洗蔬菜,并且亲自示范了一遍。

小家伙学得很快,站在椅子上,手伸到水龙头下一片片地洗菜。

苏亦承煮好面条,西遇也洗完菜了。

西遇迫不及待地让苏

亦承过来看,苏亦承笑了笑,说:“洗得很干净。真棒!”

苏亦承拿了几片生菜,放进面条里,然后关火,说:“西遇,今天的早餐,是我们合作完成的。”

西遇点了点头,表示认同苏亦承的话。

苏亦承接着做三明治,时不时叫西遇给他递一片生菜。

西遇很乐意帮忙,笑嘻嘻的站在一旁,最后都不用苏亦承说,他完可以适时地递出去一片生菜。

苏亦承和西遇分工合作的时候,陆薄言醒了。

苏简安昨天晚上累得够呛,还在睡,陆薄言没有吵醒她,悄悄去了小家伙们的房间。

几个小家伙都在睡懒觉,唯独西遇的床是空的,小家伙甚至不在二楼。

陆薄言疾步下楼,看见一楼的客厅也是空的,心一沉,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。

就在陆薄言要拨号的时候,厨房传来苏亦承和西遇的声音。

陆薄言循声走过去,看见西遇和苏亦承站在中岛台旁边,小家伙给苏亦承递生菜,苏亦承接过来夹进三明治里,一个三明治就完成了。

西遇因为参与制作了这个三明治,显然很有成就感。

陆薄言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。

西遇很敏感,很快就发现陆薄言,跳下凳子,直奔到陆薄言面前:“爸爸!”

陆薄言顺势抱起小家伙,亲了亲他的脸,问:“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

小助手离岗,苏亦承只好自己取了片生菜,一边夹进三明治里一边说:“我下来的时候,西遇已经在一楼了。”

陆薄言有些意外。

“爸爸,我自己刷牙洗脸了,你看——”

小西遇说着张大嘴巴给陆薄言看。

两个小家伙长出第一颗乳牙,苏简安就细心呵护。到现在,两个小家伙俱都是一口干净整齐的小白牙,一笑就露出来,格外好看。

陆薄言说:“牙齿很干净,但脸没有洗干净。”

西遇双手捧住自己的脸颊:“脸上哪里不干净?”

陆薄言带着小家伙重新洗脸,末了带他去海边。

夏天天亮很早,这个时候,外面已经有些燥热了,沙滩上的沙子已经有些烫脚。

西遇突然问:“爸爸,你是不是以为我不见了?”

他刚才抬头,第一眼看见的是陆薄言严肃而又凛冽的神情,这样的神情是在看见他之后慢慢放松下来的。

不管发生什么,陆薄言从来不允许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孩子。但是这一次,他没想到西遇已经发现了。

他们家这个小家伙,真的只有五岁?

不过,他和苏简安的儿子,拥有聪明过人的特质,似乎再正常不过了。

“爸爸,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”小西遇看着爸爸,很认真地承诺道,“我不会乱跑的。”

陆薄言摸摸小家伙的脸,说:“爸爸只是担心你不熟悉这个地方,出门会走丢。”

“不会的。”小家伙的眼睛闪着光芒,“我们学校春游的时候,我们老师说我认路超级厉害!”

陆薄言笑了笑,问小家伙想不想去海边,说他可以单独教他游泳,还说这样西遇也许很快就不需要游泳圈,可以在家里的泳池畅游了。

“好!”

西遇当然不会拒绝,拉着陆薄言的手朝着海边飞奔而去。

Tags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