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秋葵视频app

观看最快速手发站/ 手机.许佑宁和念念要早睡,保镖早早就进来放好陪护床。

穆司爵坐在沙发上,用电脑处理事情。

念念偷偷看了看穆司爵,一点一点挪动,好不容易越过陪护床和许佑宁那张床的边界,不忘对许佑宁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示意许佑宁不要出声。

许佑宁点点头,不时帮小家伙留意穆司爵。

穆司爵的注意力都在电脑上,应该察觉不到念念的小动作。

念念好不容易挪到许佑宁身边,正要盖上被子,穆司爵的声音冷不防飘过来

“下来。”

许佑宁醒过来那一天,宋季青反复叮嘱,他们不能太用力地碰许佑宁,直到她开始复健。

所以,严格来说,“不能碰许佑宁”的禁令,今天正式解除了。也因此,念念才会动小心思。

小家伙唯独没有想到,他这么小心翼翼,却还是被发现了。

不过,他有办法!

念念果断拉过被子盖住自己,说“我要跟妈妈睡。”

格子小妹春风之旅比花更娇媚

“不可以。”穆司爵神色肃然的看着小家伙,“你会踢到妈妈。”

“不会!”念念信誓旦旦地向许佑宁保证,“妈妈,我睡着后一定不会动。”

许佑宁对小家伙本来就容易心软,小家伙再这么一保证,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他?

她摸摸小家伙的头,说“睡吧。”

念念冲着穆司爵做了个鬼脸,转过身去一把抱住许佑宁,在许佑宁怀里蹭了蹭,软声撒娇,“妈妈~”

许佑宁一颗心几乎要当场化成水,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,柔声哄着他睡觉。

“……”

穆司爵看着许佑宁和念念,有一种地位不保的感觉。

念念长这么大,第一次这么肆意地靠在妈妈怀里,幸福又兴奋,没有什么睡意,抱着许佑宁一直说话。

许佑宁想到小家伙明天还要上课,一边跟小家伙聊,一边不着痕迹地哄着他睡觉。

过了半个多小时,念念终于扛不住困意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许佑宁轻抚小家伙的脸,端详他的五官,发现小家伙完是q版的穆司爵——他的鼻子和嘴巴跟穆司爵太像了,只是脸部线条没有穆司爵那么冷峻分明,相反他肉乎乎的,看起来可爱极了。

许佑宁没有忍住,偷偷亲了亲小家伙。

念念就像感觉到了这个吻一样,动了动,又往许佑宁怀里靠了靠。

穆司爵放下电脑过来,看着许佑宁怀里的小家伙。

许佑宁下意识地抱紧小家伙,防备的看着穆司爵,“怎、怎么了?”

“念念睡觉习惯很差。”穆司爵说,“半夜会把你踢醒。”

“……”许佑宁一脸无所谓,“我醒了再睡就行。”

穆司爵“……”

许佑宁开始跟穆司爵来软的,可怜兮兮的说“念念明天就回家住了……”

看着小家伙在许佑宁怀里的样子,穆司爵也不忍心。

说起来,小家伙长这么大,这还是他第一次可以这么安心地呆在妈妈怀里。

许佑宁看穆司爵的样子就知道他动摇了,乘胜追击跟他说“晚安”,然后果

断闭上眼睛。

“……”穆司爵只有拿着电脑到客厅外面,继续处理工作。

快要十点,助理发来消息提醒穆司爵,他原定了周四下午飞g市出差。

穆司爵直接让助理改掉这个行程。

许佑宁刚醒来,他短时间内不会离开a市。

助理早就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,回复说他马上着手处理。

忙到十一点多,穆司爵才洗澡回房间,准备休息。

念念和许佑宁都睡得正香。

念念还维持着刚睡着时的那个姿势,一动都没有动过。

换做以往,他早就一脚踢开被子,整个人睡到被子上面来了。

小家伙的睡觉习惯突然变好了?

一夕之间,这似乎不太可能。

唯一合理的解释只有,念念潜意识里知道自己睡在许佑宁身边,所以变得比小动物还要乖顺,丝毫不敢乱动。

穆司爵替许佑宁和小家伙掖了掖被子,随后在小床躺下,看着许佑宁和小家伙,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。

原来,他需要的并不多,不过是眼前这两个人而已。

在这种满足感中,穆司爵闭上眼睛,安然陷入熟睡。

第二天,为了弥补念念,穆司爵亲自送他去学校。

临出发前,念念恋恋不舍,和许佑宁抱了又抱,直到穆司爵提醒他要迟到了,他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。

走出套房,念念似乎觉得很难过,怎么都不愿意走路了,赖着要穆司爵抱。

穆司爵一手抱起小家伙,一手拎着他的书包,哪怕背影看起来都魅力爆棚。

有年轻病人趁着早上太阳不晒,下楼散步,对着穆司爵的背影流哈喇子,说“我知道怎么治好我的病了,让那个男人抱抱我!!”

“小姐,你别想了。”看护当头泼下一桶冷水,“那是穆司爵!”

“……”年轻姑娘就只剩下叹气的份儿了。

医院距离念念的学校不远,穆司爵很快把小家伙送到校门口,抱着小家伙下车。

“念念!”有同一时间到达的同学跟念念打招呼。

“早呀!”念念可爱又不失礼貌地回应,然后看向穆司爵,“爸爸,我进去了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穆司爵问小家伙,“今天放学,你要直接跟西遇回家,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妈妈?”

“我跟西遇哥哥回家。”念念说,“明天再去医院看妈妈。”

穆司爵一向尊重小家伙的选择,说“那我下午就不来接你了。”

“嗯!”念念像个大人一般叮嘱道,“爸爸,你要照顾好妈妈哦。”

穆司爵笑了笑,示意小家伙放心,让他进去。

念念一步三回头,最终穿过游乐区,进了教室。

直到看不见小家伙的背影,穆司爵才折返回车上,拿出手机给陆薄言发消息,说念念晚上去他家住。

这几年,穆司爵出差或者太忙的时候,念念都会去陆薄言家。

陆薄言收到消息,回复说他已经告诉苏简安了。

言外之意,苏简安晚上会准备小家伙爱吃的菜。

穆司爵笑了笑,转而

打开邮箱,开始处理工作邮件。

把小家伙交给陆薄言和苏简安,他一向绝对放心,没有任何叮嘱的话要说。

另一边,苏简安已经开始寻思晚上给小家伙准备什么好吃的了。

念念很喜欢她烤的鸡翅,也很喜欢喝她榨的玉米汁,这两样东西是一定要有的。

苏简安边想边给家里的厨师发消息,让厨师提前帮她准备好食材,这样她回去直接烹煮,小家伙们可以早点吃饭。

发完消息,苏简安转头对陆薄言说“我下午过来接西遇和念念他们回家。”

“嗯。”陆薄言说,“我跟你一起过来。”

“你给我一起?”苏简安有些怀疑地问,“你可以提前下班吗?”

“只要我想,当然可以。”陆薄言顿了顿,接着说,“我周五一早就要走,这两天多陪陪西遇和相宜。”

“也好。”苏简安不再打扰陆薄言,让他利用路上的时间先处理一些比较简单的工作,自己则是打开手机刷新闻。

社会新闻层出不穷,娱乐新闻的风向标早已转变。

已经没有人讨论她和陆薄言补办婚礼,也没有人关注许佑宁醒来的事情了。

但是,经过前天和昨天整整两天的发酵,这两个新闻,应该可以达到陆薄言和穆司爵想要的效果。

到了公司,陆薄言和苏简安各自开始一天的忙碌,穆司爵也轻轻松松投入工作,赚钱养老婆孩子。

许佑宁也没有闲着,按照计划开始复健。

叶落充当穆司爵的角色,陪在许佑宁旁边。

宋季青一边指导,一边及时给出反馈,告诉许佑宁她做得很好,鼓励她坚持。

许佑宁没有辜负宋季青的期望,很顺利地完成了上午的复健。

复健结束后,宋季青和叶落一起送许佑宁回套房。

今天复健室开了空调,温度控制得很好,许佑宁微微出汗,但不至于觉得难受。

她坐到沙发上,喘了一大口气。

叶落倒了杯温水递给许佑宁,“喝点水。”

“谢谢!”

许佑宁接过水,笑容活力又灿烂,让人恍惚觉得以前那个许佑宁回来了。

叶落别提多欣慰了,叮嘱许佑宁好好休息,说晚点再来看她。

“好!”

许佑宁捧着水杯,笑盈盈的目送宋季青和叶落离开。

她喝了半杯水,拿过手机给穆司爵发消息,说她复健结束了,感觉很好。

穆司爵几乎是秒回,问她累不累。

“季青安排的强度刚刚好,有一点点累,但我可以坚持。”许佑宁随口问,“你在干嘛?”

穆司爵这一次的回复很简洁“开会。”

“……”

许佑宁囧了,忍不住脑补穆司爵边开会边回复她信息的样子……

哎,与会的公司职员会怎么看他?

许佑宁默默放下手机,没有再回复。

她太了解穆司爵了,如果她现在回一条消息叫他好好开会,她一定会跟她说没关系。

所以,如果她想让他好好开会,从现在开始不回他消息才是最明智的选择!观看 首发 zui新 章 节 请到 堂客行—手机地址:

Tags |